<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

      亞朵上市,挑戰重重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亞朵如此著急上市,與沒錢脫不了干系。這幾年,亞朵的營收比例備受詬病,這也是被資本突然冷落的關鍵原因。

        錦鯉財經 原創  ·  2022-07-11 17:13
      亞朵上市,挑戰重重 - 金評媒
      作者: 錦鯉財經   

      亞朵的上市之路遍布荊棘,但勝在有顆意志堅強的大心臟。

       

      6月末,亞朵再次謀求上市,算是之前,這已經是亞朵第三次沖擊IPO。作為國內中高端酒店里文藝小清新的代表,亞朵成長到現在,成績還算不錯。根據招股書顯示,亞朵酒店2019年、2020年、2021年的凈利潤率分別為3.9%、2.4%、6.5%。

       

      雖然不算太高,但好在穩定。對比來看,華住集團,除了2019年凈利率15.71%,后兩年都是虧損。首旅酒店2019年、2020年、2021年的凈利潤率分別為11.06%,-10.06%0.16%。

       

      尤其在疫情期間,酒店行業能穩定住局面實屬不宜??蓙喍錇楹紊鲜蓄l頻失利,除了表面的風光,暗處也有無數難言之隱,就比如明明是加盟制,但截至2021331日,亞朵酒店已開業608家酒店,距離去年720日透露的門店數量僅增加了82間酒店。

       

      如今,亞朵整頓行囊再出發,是否能得償所愿?贏面幾何還不好說。

       

      文藝人設的“崩塌”

       

      王海軍骨子里透著的文青氣息在亞朵身上一睹體現得淋漓盡致,據悉,亞朵一詞來自云南一所避世的小山村,當年王海軍路過此地,立刻就被獨特的人文吸引。從西安起家,亞朵似乎就沒有把自己歸屬于酒店,而是對標各種文青場景。

       

      起初,這種路線的確打動了市場。

       

      2013年,國內成長起大量的中等收入人群,而中端酒店卻極為稀缺,亞朵酒店有著24小時圖書館,酒店客房內張貼著大量攝影作品,一時間吸引著大量年輕人。有數據顯示,當年亞朵在131個城市里的網評分數高達4.93分,滿分為5分。

       

      2018中國新商業城市研究報告》中,更是曾將“亞朵指數”、“盒馬指數”和“星巴克指數”三大指數作為全新的城市商業評價體系。其中,“亞朵指數”代表城市的商業時尚度和人文。在文藝上,亞朵從來都不遺余力。

       

      這幾年,亞朵更是走起情懷路子。與知乎聯合開辦“有問題”酒店、與網易云開了“睡音樂”酒店、與虎撲創辦籃球酒店、還有QQ超級會員酒店,據統計,亞朵合作過的IP項目不下20個,幾乎場景從不復制。

       

      2.png

       

      但情懷的故事總是講不了太久,尤其是在商業世界里,亞朵人設的崩塌翻來覆去,還是要歸咎到利益上。以亞朵文藝范最濃郁的流動圖書館“竹居”為例,此前就有加盟商爆出,竹居早就淪為了總部的賺錢工具,亞朵酒店規定加盟商開業建圖書館要采購1000本書,亞朵會收加盟商5萬塊錢去買書,可實際進價卻只有3萬,差價至少2萬。

       

      除了加盟商,亞朵惹怒的消費者也不少。202010月,虎撲社區里發表了一個帖子《上海的亞朵虎撲酒店千萬別去消費情懷》,這篇帖子指出了聯名酒店“沒有空調” 、“客房床頭燈背景射燈關不了”、“客服叫辦理200元入酒店會員,不成功后私自給注冊會員”等尖銳問題,一時間,“拒絕亞朵聯名虎撲”成了虎撲網友的集體抗議。

       

      但亞朵最需要擔心的或許不是內憂,隨著年輕一代的審美附加在消費觀上,場景化幾乎成為酒店行業的剛需。比如與亞朵多年競爭的桔子水晶,這兩年也開始走起小資人設,手沖咖啡和精油香薰都是入店必備。

       

      更有意思的是,大批新生酒店將故事與文化玩弄得爐火純青,比如前不久在南京落地的Moxy酒店,整體設計上融入“明城墻”、“云錦”、“雨花石”、“金陵女子大學”、“江寧愛情隧道”等大量南京歷史元素,同時,多種概念型品牌酒店也風生水起,例如主打小清新的松果、君亭、開元。

       

      文青當道,IP遍地,亞朵突然沒了新鮮感。

       

      一切都是缺錢惹的禍

       

      亞朵如此著急上市,與沒錢脫不了干系。

       

      回顧亞朵這么多年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一開始還算亮眼。2012年,亞朵前腳成立,后腳就獲得了1600萬美元的A輪融資,此后一路順風,2015年、2016年分別完成B輪、C輪融資,三輪融資總額累計高達9.4億元,2017年,亞朵再次融資。

       

      這是亞朵最風光的幾年,可從2017年以后,亞朵就再也沒有傳出過融資。時至今日,亞朵的文藝氣息早就只剩下華麗的外殼,也正是這層沉重的殼子一度將亞朵拖入泥潭。這幾年,亞朵的營收比例備受詬病,這也是被資本突然冷落的關鍵原因。

       

      首先,在亞朵三大業務收入中,酒店租賃已經在下滑。根據招股書,亞朵2020年直營帶來的收入為4.96億元,較2019年的6.15億元下滑19%。當然,2020年整個酒店行業都偃旗息鼓,這個數據有極大的偶然性,但看管理加盟酒店收入。

       

      亞朵的加盟收入一直是營收重頭,2019年與2020年兩年占比皆超過50%??勺屑殎砜?,亞朵的加盟制度岌岌可危,無論是數量,還是加盟口碑都開始大幅度下跌,2019年、2020年、2021年亞朵加盟酒店的數量分別是391家、537家、606家。

       

      但反觀其他品牌,華住集團旗下中端酒店2019年凈增795家,其中全季酒店數量從2019年的831家增長到2020年的1105家,華住還計劃到2023年至少開出500家中高端品牌酒店,短期開店數相當于大半個亞朵酒店的體量。

       

      另一家錦江集團,在2019年凈開業1100家中端酒店,到2020年底已有超4400家中端酒店開業。為何深受年輕人喜歡的亞朵卻突然在加盟商這里失了寵?原因很簡單,亞朵的投資回報周期實在太長。

       

      據悉,亞朵一間客房的運營成本就不低于160元,對比全季則是120元,而亞朵每晚房費收入除去總部與員工抽成,留給加盟商的只有40%。雖然賺錢不容易,而亞朵對加盟商的要求卻不低,除了加盟費與管理費,亞朵還硬性要求加盟酒店建筑面積3500-15000平方米,客房套內面積25-35平方米,獨立大堂面積200平方米以上,每70間客房擁有1部電梯,以及停車位基本配比15100。

       

      這種反差態度讓不少加盟商不堪重負,亞朵加盟商維權也成了酒店行業茶余飯后的談資。另外,為了提升優雅的小資場景,亞朵一度砍掉了餐飲,要知道,餐飲收入在酒店領域舉足輕重,亞朵看似壯士斷腕,實則有苦難言。

       

      文旅部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星級酒店營收中,餐飲收入占比達42.49%;而客房收入占比約38.19%;2020年三季度,星級飯店營業收入中,餐飲收入達40.8%,客房收入達42.5%;2020年四季度,星級飯店餐飲收入比重44.21%,客房收入比重38.83%。

       

      3.jpg

       

      換句話說,這個市場里賣房晚不如賣餐飲。

       

      可是亞朵卻為了“月亮”,放棄了地上的幾個“便士”。就目前來看,亞朵缺錢不是空穴來風,從2019年到2021年,亞朵的負債率逐年上升,2019年為67.96%,2020年為71.5%,2021年為72.85%。

       

      幾番上市,不死不休,這似乎是亞朵的一根救命稻草。

       

      酒店的“零售夢”現實嗎?

       

      亞朵雖然沒有把握餐飲,但卻將后續的發力重點放到了零售上。

       

      截至20213月底,亞朵共開發了1136個場景零售SKU。2019年和2020年零售業務產生的GMV分別為8280萬元和1.072億元,同比增長29.5%,2021年一季度的零售業務GMV更是達到3260萬元。

       

      在亞朵看來,將酒店業務開辟成生活與消費兩道雙重場景是行業突破現有天花板的關鍵,為此,亞朵孵化多個生活品牌,覆蓋睡眠、香氛個護、出行等多個領域。不可否認,零售給亞朵帶來的業績增長的確不容小覷。

       

      根據亞朵提供的數據,截至去年上半年,亞朵場景零售的上半年零售業務產生的GMV達到881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48.2%。但消費場景能將亞朵拉出困境嗎?從長期角度來看,酒店零售早已不新鮮。

       

      除了亞朵,開展酒店零售業務的不在少數。例如文華東方就推出了線上購物平臺文華東方精品店shop M.O.”,從三百多元的品牌特色扇子到幾萬元的床,產品包含床品、水療產品、香薰以及品牌特色佳禮,甚至曼谷的茶具禮盒、米其林星級主廚簽名的烹飪書籍、各地酒店限定版的圍巾皆在其列。

       

      萬豪上線零售平臺Bonvoy Boutiques,據悉,這個舉動直接為網站流量增加了15%,浴袍跟香薰的銷量暴漲30%。瑰麗酒店上線的瑰麗生活精品店小程序四季、凱賓斯基、希爾頓等酒店集團也跟著上線零售平臺。不僅如此,酒店在圈地零售的同時,零售業也在朝酒店進擊。宜家、無印良品都開始打造生活美學酒店,蘇寧易購此前也宣布要進軍酒店。

       

      種種動作對亞朵而言,無一不是致命威脅。

       

      此外,大多數酒店還開展了亞朵相對短板的餐飲外賣業務。據不完全統計,約有10余家星級酒店開展線上外賣業務,包括華爾道夫酒店、悅華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美麗華大酒店、日航酒店與威斯汀大酒店。

       

      而亞朵僅靠床墊、香薰似乎無法在這場零售深淵里脫穎而出。此外,酒店零售大部分消費者只圖一時紀念或者新鮮,真正要觸摸零售本質,其實行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例如亞朵零售就經常被消費者吐槽。

       

      一瓶洗手液260克,售價卻高達49元,相比滴露等洗護品牌高了一倍不止;洗護三件套則售價327/套,平均下來每瓶單價達109元,黑貓投訴上,亞朵有近400條投訴。但很顯然,酒店的零售夢還在繼續。

       

      有沒有人會接著買單?這是一個值得亞朵乃至整個酒店行業所思考的問題。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錦鯉財經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公车草丛被猛烈的进出bl

        <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