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

      寧德時代的電池守擂戰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寧德時代的一舉一動向來有著行業“風向標”的作用,而麒麟電池的推出或將進一步加快產業內的洗牌進程。

        劉曠  ·  2022-07-02 10:27
      寧德時代的電池守擂戰 - 金評媒
      作者: 劉曠   


      隨著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持續火爆,整個新能源汽車賽道迎來了久違的“暴漲狂歡季”,作為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動力電池,日益成為各方競爭的核心關鍵點。賽道內除了原本就參與其中的電池廠商受到各方追捧之外,那些域外的競爭對手或者有志于此的車廠,更是擠破了頭想要進來分一杯羹。


      作為早前就在動力電池領域“揚名”的寧德時代,則因為受到諸多內外部因素(原材料價格上漲、補貼退坡)影響經受了一些外部沖擊(業績下滑)。不過,從目前來看,寧德時代并沒有坐以待斃,而是以實際行動來捍衛自己的行業“一哥”地位。


      電池“一哥”打響守擂戰


      6月23日,寧德時代以一段近4分鐘的宣傳片,正式對外官宣了其發布的第三代CTP技術,同時將其命名為“麒麟電池”,并向外界確認了其將于明年量產上市的消息;在發布新電池之外,寧德時代又緊鑼密鼓地啟動了百億定增。這兩件事不論是單拎出一件事還是聯系起來看,都不難發現寧德時代的“守擂”意圖。


      一方面,相比前幾年,如今寧德時代遭遇的“威脅”在逐步增大,其防守也不得不漸次加碼。憑借著先發優勢,近些年寧德時代在業內幾乎是“一言九鼎”,并且伴隨著新能源產業鏈從0到1的快速爆發,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產業鏈的地位得到持續鞏固和加強。


      據韓國市場研究機構SNE Research發布的2021年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排行榜顯示,寧德時代全球動力電池裝車量為96.7GWh,同比增長167.5%,全球市占率也由2020年的24.6%提升到了32.6%,連續五年坐上全球最大動力電池廠商寶座,位列其后的分別是LG新能源、松下、比亞迪和SK。放在國內市場來看,寧德時代同樣以52.1%的市場份額,在國內動力電池廠商中一騎絕塵。


      不過,隨著新能源整車廠的崛起,車廠與寧德時代之間的“暗中較勁”已然開啟。6月17日,欣旺達發布公告宣布,將與東風集團、東風鴻泰共同投資設立合資公司,對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的電芯和模組及其相關組件進行研發,以滿足東風汽車以及關聯方對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的產品需求;除了欣旺達之外,產業內包括“蔚小理”等新勢力,也在紛紛傳出與動力電池的“二供”廠商們在加強合作。


      除了與“二供”廠商們合作之外,頭部車企也都紛紛開啟自研電池,以推動自身汽車產品性能的提升。比如,蔚來在其環評報告披露,將在上海嘉定區建設31個研發實驗室,1條鋰離子電芯試制線和1條電池包pack,總投資金額將超過2億元。與此同時,在長城內部醞釀多年的蜂巢能源近年來也得到了快速發展,2021年實現產銷量同比增長384%,如今已經走向了IPO之路。與此同時,廣汽、大眾等頭部車企,都在紛紛搞內部自研電池。


      早已經在磷酸鐵鋰電池領域占據優勢的比亞迪,更是頻頻傳出與特斯拉的合作意向,并且伴隨著其旗下新能源車市場份額(預計在1/3,目前比亞迪汽車全系都已經用上自家的電池)的不斷攀升,比亞迪在磷酸鐵鋰市場的話語權還在不斷提升,這無疑會進一步縮小與寧德時代之間的差距。在此背景下,寧德時代的一系列操作也就不難理解了。


      另一方面,從產業角度來看,電池技術路線的變革也會對其形成沖擊,因而其不得不未雨綢繆。盡管無論是從國內市場還是國外市場來看,目前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技術領域的壁壘都足夠高,但鑒于動力電池材料和應用技術的不斷突破,即使強如寧德時代也很難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睡覺。


      相比較目前已經成熟應用的兩種電池技術路線而言,業內已知的電池路線如鈉離子電池、鎂離子電池等仍時有傳出,固態電池的“呼聲”更是不時曝出。盡管目前這些電池路線絕大多數,都還處于早期探索階段實施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對于寧德時代而言,任一技術路線不管是否是行業“噱頭”,它都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防有人借此機會“換道超車”。


      畢竟,在成熟電池領域已經無人能戰寧王了,能夠超車的只能是另一種革命性的技術路線。因此對于寧德時代來說,與其讓人給“顛覆”了,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麒麟電池或許正是其自我革命的一種產物。


      動力電池進入加速跑階段


      實際上,在動力電池產業“內卷”加劇的背后,行業也已經進入了新的加速跑階段,這里面也有一些內外部因素的催化。


      一來,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進入深度滲透階段,動力電池廠商的產能供應緊張和新能源汽車廠商的需求暴增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


      據今年召開的第八屆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上披露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均同比增長了160%以上,銷量達到了352萬輛,國內新能源汽車的市場滲透率也首次突破了10%,達到了13.4%,實現了創紀錄的突破。根據通常的發展規律來看,一旦新產品的市場滲透率達到了10%,該市場的市場規模就會迅速提升,產品也會迅速向著普及化的方向轉變,今年以來汽車產銷量在疫情之下依舊保持快速增長,似乎也再度驗證了這一結論。


      據公安部上險數據顯示,2022年Q1季度中國新能源汽車終端銷售達到了1003569輛,包含比亞迪、上汽五菱、特斯拉等廠商均位居前列。受下游電動車高景氣增長影響,中游的電池產能在短期之內也面臨較大考驗,并且受疫情通膨影響導致原材料價格上漲,導致動力電池企業不得不提升價格以對抗原材料暴漲帶來的成本壓力,動力電池端的漲價自然很容易傳導到新能源汽車廠商那邊,引發電動汽車的集體“漲價”。但這對于寄希望于快速占據市場、加速市場滲透的車企而言肯定不是個好事,之后雙方圍繞價格與產能等方面的博弈也將越來越多。


      二來,眾多希望革新電池技術的新玩家相繼參與,使得新的電池品種不斷涌現,新的電池技術創新競賽也逐一拉開帷幕。作為一個大的賽道,動力電池賽道的熱度一點也不亞于新能源整車賽道,并且隨著行業的高速發展,參與其中的玩家還在不斷涌現。除了業內大熱的寧德時代、國軒高科之外,尚未上市的蜂巢能源成立僅四年就融資460億,另一新企業萬向一二三在完成最新融資之后估值也逼近400億元,此外瑞浦新能源、衛藍新能源、欣旺達汽車電池分別估值達到了300億、150億、124億元,幾乎個個都成了“新晉獨角獸”。


      在眾多新玩家入局的同時,短刀電池、4680大圓柱電池、魔方電池等新電池產品的不斷涌現,也在推動整個賽道加速更迭。


      材料與結構比拼仍是關鍵


      目前來看新的電池品種,主要圍繞“能量密度”和材料可得性等諸因素展開,因此電池廠商們將雙方競逐的關鍵點,越來越多地放在了電池材料與電池結構更迭上。


      比如,此前比亞迪發布的刀片電池,即是在封裝工藝和架構上對磷酸鐵鋰電池的重大升級;隨后蜂巢能源發布的短刀電池也與之類似;而寧德時代發布的麒麟電池既有對材料應用的突破,也有對既有算法的改進和電池結構的優化升級。從行業來看,電池廠商側重于改裝工藝結構,以及優化電池材料的改進也自有其內在邏輯。


      從電池廠商的角度來說,新材料電池的應用有助于其確立自己在相關電池領域的首創地位,進而憑借差異化形成了較強的產業收益。在國產動力電池應用的第一階段,各個動力電池廠商的產業革新主要集中在“材料”方面,這一階段業內出現了譬如無鈷電池、高鎳三元、磷酸鐵鋰等眾多新材料電池,各自確立路線的廠商(華友鈷業、容百科技、比亞迪等)也都在業內建立了自己的名氣。


      也因為這些新電池品種的出現,為動力電池的應用提供了極為良好的發展空間。比如,走磷酸鐵鋰電池路線的公司,可以借助其安全性高、低成本(磷源、鐵源成本低)等優勢,降低電動汽車的總體建造成本;而面向中高端車型的三元電池,經過了“無鈷化、少鈷化”的改造,成本也得以持續下探,憑借高能量密度、長續航優勢,依舊在中高端市場擁有一席之地。


      不過隨著電池材料技術迭代趨緩,新的電池變革開始越來越多地集中在電池的封裝結構和系統上了。


      一方面,電動汽車對能量密度和安全性的兼顧,促使電池廠商不斷推動電池系統的更新迭代和封裝工藝演進;另一方面,以特斯拉等為代表的頭部電動車廠商,紛紛推動一體化壓鑄技術的落地,使得動力電池與汽車底盤加速融合,并日益顯現出“去模組化、集成化”的特征。


      比如,刀片電池采用的方塊形狀電池結構、扁平化設計,可以最大化利用電池包的空間,同時采用疊片工藝,使其能量密度得到了極大提升,安全性也得到了保障;集成化方面,業內已經出的CTP、CTB、MTC、CTC等新型電池,均在“減重”、“一體化”方面做出了眾多改進,使得電池性能更能適應最新的行業發展需要。


      此次寧德時代推出的麒麟電池,正是同時在材料和結構方面都做出了一定革新的代表之作,放在整個行業來看,這也是其響應行業電池變革路徑的一個“縮影”。


      寧德時代能守擂成功嗎?


      作為動力電池領域的“杰出代表”,寧德時代的一舉一動向來有著行業“風向標”的作用,而麒麟電池的推出或將進一步加快產業內的洗牌進程。


      一方面,以寧德時代為代表的核心廠商掌握了電池包設計的核心工藝,這使其能夠與其他廠商形成差異化競爭,進而加速向上游模組制造整合進程,強化頭部地位。


      長期以來很多技術能力較弱的電池廠商,都會把電池包交給其他廠商來分包,或者向電池廠直接采購CTP模組或者CTC集成化底盤,這就使得很多電池廠的電池包與其他廠商幾乎相近,而寧德時代等頭部廠商則占據了技術優勢,它可以借助其獨創的新技術向上整合模組,向下綁定車企,快速提升其在電池包裝工藝領域的護城河。


      目前來看,隨著新的電池包裝工藝推出,除了寧德時代和少數優質二線電池龍頭之外,其他技術較弱的小廠商或將面臨大洗牌的命運。


      另一方面,系統級別的升級優化和新材料的應用,或將進一步提升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領域的話語權。根據寧德時代披露的麒麟電池相關信息來看,其新電池能夠將能量密度進一步提升,三元續航則可以提升到1000km以上,電池快充技術和電池壽命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從這些數據不難看出,寧德時代無疑將再一次引領行業的發展,至少短期之內新電池對其行業話語權的提升將會是極為顯著的。


      目前來看寧德時代雖然也有涉及廣泛的投資版圖,但其主業相對聚焦、資金研發充足,短期內仍沒有很強的挑戰者能夠對其造成很大影響,并且隨著新電池的出爐,其或將有機會與其他廠商一道繼續消化中小動力電池廠商的市場份額,從而進一步鞏固其頭部地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劉曠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公车草丛被猛烈的进出bl

        <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