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

      返鄉置業的年輕人,賺了還是虧了?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房地產儼然成了縣城經濟的支柱性產業,花花綠綠的樓盤廣告貼得到處都是,來來往往間,難免有人心動。

        道總有理 原創  ·  2022-07-01 16:29
      返鄉置業的年輕人,賺了還是虧了? - 金評媒
      作者: 道總有理   

      要不要回縣城偷得一個浮生半日閑?

      這個困擾了無數年輕人的抉擇難題被現實一次次地刷新,回縣城進廠、回縣城考公、回縣城買房……種種分歧為縣城生活殘忍地劃下了一道分水嶺。但縣城經濟總需要有人盤活,特別是樓市。

      6月份,山東省臨沂市某縣率先發布了購房消費政策,對無住房或擁有住房并已結清相應購房貸款的家庭,購買普通商品住房申請貸款的,金融機構執行首套房貸政策,首付款比例為20%,還發布了相關的人才購房補貼。

      縣城大大小小的樓盤,無論多么精致高端似乎都是一個挪不走移不動的擺設。截止2021年底,中國一共有近2800個縣,常住人口一共有2.5億左右,占全國城鎮常住人口的近30%。對比之下,2021年底全國房價過萬的縣城103個,占1866個縣城的5%。

      換句話說,大部分縣城的房價都在可承受范圍之內。據悉,縣城的房價以30008000/平的價位居多,百萬以內輕松拿下。如今,房地產儼然成了縣城經濟的支柱性產業,花花綠綠的樓盤廣告貼得到處都是,來來往往間,難免有人心動。

      隨著限購政策的日益放開,更多人開始思考返鄉置業到底值不值?

      35%的公攤,買房無法承受之痛

      徐聰|房價4600

      為了買房,徐聰一家將積蓄都掏空也沒能湊出60萬。

      家里借了一圈,親戚朋友能出動得一個沒有落下,這才勉強湊足了全款。徐聰今年28歲,自小性格內向,沉默寡言,高中沒有考上就出來打工,先后換過四五份工作。前幾年,父母似乎也不著急,25歲以后,眼看身邊的同齡人紛紛結婚生子,家里這才開始盤算兒子的后半生。

      徐聰的父母一輩子在務農,兩年前花不到十萬塊給兒子買了一輛吉利,剩下錢勉強能湊個首付??少I房不只是一項單純的消費行為,最重要的還是跟徐聰未來的婚姻掛鉤。在縣城里,單身的大齡男青年似乎越來越多,幾度推辭,相親結婚的問題還是沒有繞過去。

      徐聰自25歲就開始相親,用他自己的話說,這三年來見過的女孩子比前二十多年加起來都要多。這兩年,縣城的相親市場上條件越來越嚴苛,長相、身高、學歷、工資……幾乎缺一不可。家里人覺得徐聰在學歷與工資上落了下風,如果能全款買個房子,至少在相親時多少也有些“底氣”。

      60萬的預算,在縣城能買到什么樣的房子?

      首先,縣中心的均價7000以上的精品樓房基本與徐聰無緣了,這還算便宜,隔壁縣距離市區近,均價瘋狂飆到9000多。他也考慮過二手房,可是家里覺得婚房最好是新房合適,偏遠一些的新建小區也不便宜,均價能達到6000多。徐聰的父母看了兩個多月,最終找到了一處綜合考慮算滿意的樓盤,4600一平,全款剛好控制在60左右。

      盡管這個小區離城區中心二十分鐘的車程,但至少價格劃算。如果再高一點,他們只能考慮貸款,可當時決定全款買房,不光是為了更好地融入相親市場,還因為徐聰的工作根本負擔不起任何房貸。

      徐聰在一家手機店上班,在線下手機零售日漸蕭條的市場前提下,每月工資大多時候不到四千。今年4月份,徐聰在相親過程中認識了一個女孩,當地組裝廠上班,月薪也只有兩千多,一個很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他們供不起哪怕一點兒房貸。

      房子買了以后,徐聰本以為總算可以高枕無憂,可萬萬沒有想到接踵而至的問題更多了。4000多的房子的確便宜,但35%的公攤面積瞬間讓他覺得自己上當。父母種了一輩子地,對公攤概念分外模糊,再加上銷售的舌燦蓮花,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平均價上,壓根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據悉,國內房屋高層的公攤面積在20%25%左右,小高層與洋房則更低。徐聰130平的房子算下來實際得房面積居然連90平都不到,縣城里的公攤面積一直是根深深扎進業主心里的荊棘,徐聰朋友的小區公攤也高達36%。

      此前,融創在青島的樓盤,交房時創造可能是房地產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公攤面積紀錄——公攤面積占到建筑面積的46%,一套146平的房子,結果交房時,套內面積67.85平米,堪稱迷你套四戶型。徐聰覺得自己是個實實在在的“大冤種”。

      在附近的樓盤都破6000時,徐聰的房子顯得獨樹一幟。漸漸的,很多業主發現不對,群里經常討論為什么小區的房價比周圍便宜這么多?公攤是一回事,亂七八糟的猜測也越來越多,甚至上升到玄學領域,諸如地皮是墳地、路沖、風水不好……種種議論讓徐聰哭笑不得。

      2.jpg

      徐聰小區業主討論截圖

      如今,剛剛入住沒有多久,小區業主群里就有人開始轉賣二手房,價格4000出頭就賣,有的甚至賣到3800。徐聰有個鄰居最是忌諱風水,發現路沖后沒多久就搬走了,他上網查了一些資料,心里也開始莫名抵觸。

      可錢都花沒了,哪里有錢再換第二套?

      縣城高檔小區,一個精致的“偽概念”

      馬琳|房價8000

      在徐聰小區不遠處,是縣城里一個很有名的高檔小區,房價幾乎是他的兩倍,盡管兩個小區的位置差不多,就連樓盤宣傳的商圈都是同一個,徐聰的初中同學馬琳就住在那里,本以為高檔小區應該沒有那么多煩惱。

      事實證明,他想多了。

      從搬進這個小區,馬琳最頭疼的就是過夏天。北方夏天雨水多,小區南門的積水能深到大腿,每天都有幾個保安守在門口來來回回地幫業主推車。一吐槽起自家小區,馬琳似乎能數上三天三夜,業主群里至今還有一群鄰居在收房前整理的一張“致開發商”清單。

      3.png

      圖源來自受訪者提供

      原本規劃好的高端休閑區與兒童樂園縮水成了兩個秋千與一個沙坑,馬琳的女兒剛兩歲,平時從來不許孩子過去玩,小區里也陸陸續續有家長反應沙坑衛生問題,更關鍵的是,一到下雨天,坑里便積滿了水,馬琳帶著孩子都不敢經過,生怕踩空掉下去。

      小區內沒有公共的活動場所,大面積的小橋流水占了80%的花園面積。但當時買房的宣傳冊上,休閑健身區的成本標價赫然是200多萬,最終成品卻連個兒童滑梯都沒有??h城8000多一平的房子,這個價格別說放在一個地方,就算是在全國的縣城平均房價里也算上游,由于位列高檔,小區的物業費要比周圍貴上一倍,但真金白銀換來的卻是無休無止的抱怨與爭端。

      小區的地下車位規劃得一塌糊涂,不少業主干脆將車隨便停在公共過道里,導致馬琳時不時就投訴,可即便如此,現狀還是沒有改變。高檔小區在縣城里其實并不好賣,馬琳所在的縣城均價超過8000的小區屈指可數,原本她跟老公想去市里再買一套。

      可前提是先把手里這套賣出去。

      曾經宣傳熱火朝天的高檔小區,交房不久原形畢露,再轉手大多無人問津。馬琳小區的業主甚至在群里呼吁鄰居不要再在抖音、朋友圈等社交平臺吐槽小區,因為會導致二手房熱度下跌,最終得不償失,吃虧的還是他們。

      從計劃開始在市里買房,馬琳一家就發現這套房子似乎要砸在手里了。首先,他們家是四室,足足有146平,按照8000來算,總價也要將近120萬。去年,他們縣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25413元,其中城鎮居民36305元、農村居民15277元,均低于全市平均數據。

      環顧四周,當六七十萬就能拿下一套房時,縣城里的高檔小區驀然變成了一個精致的幌子。當然,二手四室本來就不好賣,據58同城、安居客發布的2022年《1月國民安居指數報告》顯示,1月份全國新房市場中,三居室找房熱度占比為49.9%。且據58同城、安居客發布的《2021青年置業報告》顯示,有56.9%的受訪青年在買房時期望選擇三居室。

      去年,馬琳的老公調到市里的總公司上班,眼看女兒要上幼兒園了,她在市里看上一家雙語幼兒機構,可是唯獨房子的事情卻遲遲沒有解決好。

      好不容易順利交房,卻沒幾個鄰居

      曹涵|房價7500精裝

      一連幾天陰雨綿綿,曹涵下班回到新小區,原本人氣就不怎么旺盛的小區在陰天傍晚顯得更加冷清。他沒事就喜歡站在樓下,數一數整個單元亮了幾戶人家,奇怪的是,這里跟其他小區剛好相反,周末的燈盞遠比工作日多。

      原因很簡單,只有周末在外工作的業主才有空回來住上兩天。

      曹涵的房子在高鐵站附近,又帶裝修,由于交通方便,這里一時間成為縣城年輕人返鄉置業的福地洞天。這幾年,回老家買房似乎成為年輕群體之間的消費熱潮?!?/span>2021-2022返鄉置業報告》數據顯示,2022年返鄉置業的人群占比達到41.2%,誠然,各中理由也十分充足。

      4.jpg

      曹涵能順利拿到房子鑰匙幾經波折,交房之前,他們小區連帶開發商一度成為了當地置業的雷區,眼看同期樓盤都順利交房,只有這一處拖拖拉拉。先是有業主發現陽臺沒有封,接著買房時承諾的智能密碼鎖、綠化都成了泡影,就連學區的劃分都有很大的偏差。

      小區的交房時間在抖音上被嘲諷為“全縣交房最慢”,開發商一度被傳資金鏈斷裂。這兩年,爛尾的樓盤搞得人心惶惶,曹涵遲遲沒有拿到新房鑰匙,之前的置業顧問自從買完房后就立刻變臉,無論問她什么問題都到處踢皮球。

      他偷偷向自己賣房子的高中同學打聽,對方給出的理由也十分離譜。說遲遲不交房只是小區規劃問題,與資金鏈沒有關系,等規劃一完畢,拿到工程竣工證書就能順利交房。言外之意就是小區某些設計不合格,這個證書根本就拿不到。

      如今,好不容易順利交房,整個小區卻空蕩蕩的,一到晚上宛如一座空城。

      縣城的住房空置現象一直很嚴重,西南財經大學研究報告顯示,我國住房空置率普遍達到22%以上,一線城市應該在15%左右,三四線城市空置率高達30%以上,空置最大的莫過于縣城??h城的房子并不是一處溫馨的家,更多時候只是剛需之外,留給自己的一條“后路”。

      19年年初開盤的房子,三年過去了,小區至今還有剩房沒有賣出去。

      36層的高層在開盤宣傳時自詡為“縣城地標”,但隨著國家住建部出臺“縣城新建住宅以6層為主,占比應不低于70%”的文件,原本就不太受歡迎的高層銷售更加雪上加霜。這個所謂的縣城地標漸漸從噱頭成了他對外提都不想提的槽點。

      事實上,盡管年輕人返鄉置業成為潮流,但縣城的樓市始終冷冷清清,新增人口與新盤供應永遠卡不上拍。以曹涵所在的縣城為例,2021年的當地城區樓盤示意圖顯示,在售項目56個,售罄項目或暫未退新的樓盤有39個,新入審項目5個。

      反觀人口,雖然年輕人高聲呼吁回到縣城,但現實里的縣城從未改變過人口流失,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曹涵所在的縣城常住人口為841035人,年齡結構中0-14歲占比18.69%,60歲以上占比26.48%,65歲以上占比19.14%。

      換句話說,老人與孩子占了大部分。曹涵性格外向,可從搬進新小區后,他從未見過鄰居的面,一個樓道里四戶人家,只有他搬了進來。住的地方沒有人氣,還能算一個家嗎?他時常這么問自己。

      后記

      或許,小城的喜怒哀樂永遠比大城市更加鮮明,因為在安逸里一切都顯得刻骨銘心。城市化的進程滾滾而來,縣城一座性價比超高的房子便成了年輕人抵制內卷的一個重要載體,熙熙攘攘,紛紛擾擾,從某種角度來講,這是縣城房地產的希望,但未必是年輕人的幸運。

      道總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道總有理(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道總有理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公车草丛被猛烈的进出bl

        <address id="rbl9z"></address><form id="rbl9z"></form>

          <noframes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 id="rbl9z"></listing></listing>